收藏本站
我的資料
我的訂單
  購物車 (0)  
親,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~
去購物車結算
   
查看手機網站
 

三只松鼠,致癌風波下的困獸

來源:狂蜂浪蝶茍小魚瀏覽數:37 
文章附圖

10月29日,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發布一份報告顯示,在檢測的15款國內外知名品牌薯片中,丙烯酰胺含量超過歐盟標準,且含量最高的品牌是鹽津鋪子、三只松鼠和董小姐三家。

三只松鼠面包打開后竟發現一只蒼蠅.jpg

而丙烯酰胺是世界衛生組織劃定的2A類致癌物,可能使人致癌,因此引發爭議。


事發后,三家回應稱,我國并無丙烯酰胺含量限制,目前相關產品仍正常銷售。意思是,沒人規定這玩意不能超歐盟標準,大家恐慌過度了。


目前雖無直接證據表明吃個薯片就致癌,但油炸類零食的危害還是值得國人關注的。


中國人愛吃零食,愣是吃出一個萬億市場。公開數據顯示,2019年我國休閑食品市場規模已達1.1萬億元,其中咸味食品、堅果類和膨化食品規模位列前三。


萬億賽道中,誕生了三只松鼠、鹽津鋪子、良品鋪子等多家上市企業。成立8年營收破百億的三只松鼠,更被稱為“國民零食第一股”。


但風光背后,零食安全問題層出不窮,尤其是頭部品牌三只松鼠,屢屢被曝食品安全問題。


在經營層面,三只松鼠也存在巨大隱患,比如增收不增利。2018年以來,公司持續處于增收不增利狀態,到了今年就更嚴重了:


2020年前三季度,公司實現營收72.31億元,同比增長7.70%;扣非后歸母凈利潤2.18億元,同比下滑23.60%。


那么,“國民零食第一股”到底經歷了什么,陷入安全、營收雙重困境?



這事歸根結底,還是模式出了問題。


零食這行,分線上、線上兩手抓,以及完全線上的模式,三只松鼠就是后者。


2012年,章燎原在安徽蕪湖創立三只松鼠品牌,當時恰逢淘寶在孵化一批電商品牌,懂營銷、懂資本的三只松鼠趁勢崛起,幾乎每年都能拉來一輪融資。


到2015年D輪3億元融資結束后,其估值已超40億元。三年做到這種規模,非常難得。


背靠淘寶巨大流量,以及各路資本加持,2014年后三只松鼠開始暴走,僅用兩年就從9億營收邁向44億,連續五年位列天貓商城“零食/堅果/特產”品類銷量第一。


2017年后,三只松鼠又開始急于上市,兩年內搞了3次IPO,終于在2019年7月如愿登陸A股。同年,實現101.7億營收,號稱零食行業首家邁入百億俱樂部的企業。


回首三只松鼠8年進擊之路,多輪融資、估值破40億、上市、營收破百億,總體節奏相當快。


但快不意味著高質量發展,三只松鼠當年不是靠線上賣堅果,趕上電商紅利爆發起來的嘛,2015年那會75%的銷售收入都是靠天貓商城實現的,所以給自己定位是純互聯網食品品牌。


這意味著其百億營收高度依賴天貓、京東這些巨頭,一旦巨頭們靠不住了,所謂的高速發展也就不存在了。


來看數據,據2020年半年報顯示,公司電商平臺營收為44.4億元,占總營收84.54%,而且線上銷售渠道里,天貓、京東兩家的銷售額占公司總銷量的80%以上。


反觀競爭對手,比如良品鋪子線上、線下營收比例就相對均衡,基本是五五開的狀態。


很明顯,直到今天三只松鼠還是嚴重依賴電商渠道。隨著電商紅利逐漸結束,線上獲客成本驟增,它就得拿出更多銷售費用,一邊找明星代言、電視植入,一邊給巨頭們交保護費。


數據顯示,2014—2019年,三只松鼠銷售費用暴漲近10倍,從2.34億元增至22.98億元。今年上半年,銷售費用已高達10億元,同比增長7.89%。


所以三只松鼠在良品鋪子、鹽津鋪子、來伊份等同行中,毛利率一直最低,雖然號稱零食第一股,卻是最不會掙錢的,增收不增利也就不難理解了。



除了依賴線上渠道,三只松鼠的生產模式也是個問題。


它采用的是工廠代工的生產模式,自己并不生產堅果,大多是委托供應商“代工”,然后運到三只松鼠工廠包裝,就是所謂的貼牌銷售,公司只負責包裝銷售、營銷這種輕資產環節。


這和土味國牌“海瀾之家”的短板是一樣的,都因為代工生產,沒法對產品質量、標準化進行監督把控,造成嚴重質量問題。


這些年三只松鼠營收高速增長同時,屢曝食品安全問題:2016年2月,三只松鼠一款瓜子被檢出甜蜜素含量超標;


2017年8月,因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,被蕪湖市食藥監局處以罰款5萬元、沒收違法所得2505.89元。


2019年,沈陽車女士雙十一期間購買“三只松鼠”面包,打開后竟發現一只蒼蠅。還有在其堅果產品中吃出蟲子的......


所以像薯片潛在致癌物超標這種事,對三只松鼠而言幾乎是家常便飯。


針對產品安全失控,三只松鼠曾提出要共建工廠,按章燎原說法,公司將在蕪湖建立一個智能食品制造園區,包括制造加工、倉配、物流等功能,還會提供共享檢測、共享倉儲設施、人力服務等基礎設施支持。


說白了就是要和別人搭伙開廠子,分攤重資產經營帶來的高成本。但這種模式業內并沒先例,能否走通還是個問題。


在此之前,貼牌+代工模式的三只松鼠,仍將面臨產品安全失控的風險。


結語:


危機當前,三只松鼠不是沒有做出改變,線上流量見頂就攻打線下。


為此,章燎原在2019年高喊“萬家門店計劃”,不過線下生意也沒那么簡單,傳統的人力、租金成本依舊難搞。


2020年半年報顯示,公司線下門店累計超600家,實現營收4.67億元,占總營收比重不足9%。從結果來看,線下之戰并未取得顯著勝利。


失敗的轉型,以及頻繁的安全問題,讓三只松鼠的股東開始動搖。今年7月8日,公司公告IDG旗下機構減持不超3609萬股、公司總股本9%的減持計劃。


曾投中零食第一巨頭的股東們,終究敵不過殘酷的業績,上市僅1年就套現離場。


放眼未來,隨著良品鋪子、來伊份等對手蠶食份額,僅憑電商打天下的三只松鼠將走的更艱難。


免責聲明: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,不代表騰訊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

葡萄酒·品牌收藏·張??裳虐滋m地驚現果蠅|食品安全警鐘長鳴

葡萄酒·品牌收藏·張??裳虐滋m地驚現果蠅|食品安全警鐘長鳴

紅酒收藏新貴 中國葡萄酒收藏網 有酒有故事!